一個“不可思議的年代”!這是美國人喬舒亞·庫珀·雷默幾年前出版的一本書的名字,當他2004年在倫敦的一個研討會上,鄭重其事地提出“北京共識”這一概念的時候,很多人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而在2011年中國即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前夕,還是這位雷默公然宣稱,“不管是好是壞,中國已經成為不可思議的年代的首都”——的確是“不可思議”啊,不過是在十年前,歐美國家的智庫,還普遍認為中國充其量是個“二流國家”。
  “不可思議”的事情還在發生。有多少人想過中國的人民幣,會在不久將來成為國際主要貨幣呢?這些年來,中國人已經習慣了在美元、歐元、日元的光影下過日子,所謂“融入人類文明主流”也,而對人民幣也將成為“人類文明主流”沒有準備。但今年以來烏克蘭危機的深化,卻正在進一步將人民幣推向世界前臺。
  前不久上海亞信峰會期間,中國與俄羅斯達成價值超過4000億美元以上的能源買賣協議,據信這筆交易將會選擇用人民幣作為支付貨幣。真會繞開美元嗎?最新的消息加強了其真實性。英國《金融時報》報道,過去幾周來,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公司,因擔心西方製裁可能把它們踢出美元市場門外,正準備在訂立合同時轉用人民幣及其他亞洲貨幣進行結算,併在亞洲地區開設賬戶。俄羅斯第四大石油供應商Gazprom Neft的首席執行官Alexander Dyukov,本月5日在新聞發佈會上就公開宣佈拋棄美元,將支付貨幣轉換成歐元和人民幣。
  俄羅斯公司選擇人民幣和其他非美元貨幣的行為,既是一時之氣,又將會是長久之舉。在普京至少還有九年的執政期間,難以想象會出現一個完全倒向俄羅斯的烏克蘭,也難以想象美俄關係會發生向良性方向的大逆轉。在此情況下,俄羅斯在國際貿易中把雞蛋放進美元之外的籃子里,已經關係到其經濟和政治安全。在俄羅斯與美元果斷揮手再見時,它還極有可能產生示範效應,使中東、非洲、南美等區域與東亞地區的能源交易,也一起跟進用非美元交易。時至今日,美國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實體經濟遠遠比其他國家強大的國家,當手中持有的美元財富會因美聯儲不時推出的量化寬鬆政策而不斷縮水時,美元在很大程度上,已不過是紙糊的燈籠,只是一直沒有人去捅破那層薄紙而已!
  現在,捅破薄紙的人真的來了。弔詭的是,此卻是拜美國所賜。美國在烏克蘭的搗亂行動,徹底使俄羅斯失去了耐心,加速了其向亞洲的轉向。美國的失算在於:它想通過烏克蘭亂局切斷歐元與俄羅斯能源的聯繫、防止歐元做大挑戰美元霸權,但沒想到俄羅斯能源馬上與東亞實體經濟結成伙伴,所謂按下葫蘆浮起瓢。美國製裁俄羅斯,短期使俄受困,長期可謂損人一百、自損八千。當然,在烏克蘭危機中,美國也有獲得,那就是消除了歐俄形成為統一經濟空間的可能性,使一心想脫離美國控制的歐洲經濟無法越出美國軌道,並使歐洲不得不選擇與美國保持穩定的政治同盟關係。但這不過是局部,從更大的局面看,美國已無力全盤掌控全球經濟和政治走向。
  人民幣有可能乘烏克蘭危機後俄羅斯去美元化的“東風”,而在未來成為強勢國際貨幣嗎?不再不可想象。當英磅在19世紀、美元在20世紀分別成為世界主導貨幣的時候,也分別是英國成為當時世界最大實體經濟體的時候,強大的工業生產能力,曾經分別為英磅和美元的世界霸權提供了最大保證。時至今日,中國的實體經濟尤其是工業生產規模,已居世界第一。當全球各地的人,拿著人民幣就可以在中國買到任何想買的商品時,為什麼人民幣就不能成為世界主要的結算、儲備甚至投資貨幣呢?
  人民幣是烏克蘭危機的一個意外贏家,中國人要意識到人民幣的影響力,已進入了一個新時代,併為這一新時代的來臨要做好更多的思想和制度準備。但與此同時,在此問題上保持足夠謹慎,又是必要的。在經濟和金融層面,所應推進的乃是“人民幣的新時代”,而非“人民幣時代”。也就是說不要想象人民幣的國際化,會如以人民幣進一步被推向世界前臺往日的美元那樣成為貨幣霸權,人民幣將只是世界主要貨幣之一,並非唯一。在政治層面,當中東、非洲、南美等地與東亞的能源交易,也表現出棄用美元而選人民幣或其他貨幣的企圖時,相關的地緣政治緊張將會跟進發生,中國也要為此未雨綢繆。
  程亞文(北京 學者)  (原標題:人民幣進一步被推向世界前臺)
創作者介紹

寢具店

bm04bmjj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