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義四中老校教學樓。 本報記者 白皓攝
遵義四中分校校門,穿過分校的樓,四周望見最多的是施工塔弔和在建的樓盤。本報記者 白皓攝
  核心調查
  百年老校為旅游開發讓路?
  遵義四中“教師下跪求政府”真相調查
  5月13日起,一張流傳於網絡的“老師下跪求政府”的照片,讓積聚了近一年的貴州遵義四中是否整體搬遷的矛盾徹底爆發。照片中,9個人朝著照片右側雙膝跪下,照片附帶的文字說明表示,遵義四中的教師正在“跪求”政府保留在老城區的原校址,不要將學校整體搬至新城區。
  一所百年老校為何要搬遷?據說,原校址將整體進行紅色旅游開發。許多聲音呼籲保留住這座歷史名城的文化記憶。事實究竟如何?今天,中國青年報記者赴遵義展開調查。
  新大樓找不回老教室的歷史記憶
  雖然現在遵義四中老校區內沒有1915年創建時的建築物,但許多教師和學生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比起227畝分校內的高樓,更喜歡44畝老校區里的大樹和老樓。
  5月15日,記者在遵義四中老校區看見,正常的教學秩序沒有被打亂,教學樓的電子大屏幕上寫著:距離2014年高考還有22天。
  在新蒲新區的遵義四中分校,隨處可見趕工期留下的“後遺症”:運動場上因為兩天前的雨還留著積水,投入使用不久的體育館內多處滲水,塑膠跑道多處出現開裂。在記者走進的多間學生宿舍中,依然瀰漫著裝修材料的味道,宿舍管理員齊靜(化名)說,裝修材料氣味刺鼻是學生時常反映的問題,自己值班室的門窗也必須隨時敞開。
  教師們回憶,2013年5月時,學校曾經組織大家到分校參觀,那時,學校體育館還在施工、教室內外都沒有裝修,宿舍樓外還搭著腳手架,幾乎每個人都會發出疑問:“8月新生來能達到正常使用標準碼?”
  事實上,直到8月新生軍訓開始時,學校的花壇等設施還在施工,時常發生的停水、停電使得一些學生跑到校門口的人工水池裡取水洗漱。校領導曾經在大會上對新生們道歉說,學校入駐比較匆忙,會陸續解決大家基本的用水、用電問題。
  現在,穿過分校的樓,四周望見最多的是施工塔弔,附近多個樓盤的廣告上,都把“四中”兩字當成重要的宣傳砝碼。
  在遵義四中任教27年的教師王芳(化名)說,這幾天陸續接到在五湖四海學生的電話,都希望能再有機會坐在曾經的教室里再聽老師講堂課。他認為,老校區包含的是一代代遵義青年的歷史記憶,樹木、實驗室、籃球架承載了學生們的青春,“新大樓找不回老教室的歷史記憶了”。
  曾經有領導找教師們溝通:人在哪兒、根就在哪兒,不一定非要守著老校區。老師們的態度很一致:再好、再富麗堂皇的家,也比不上那些歷史沉澱下的老記憶。
  百年老校讓位紅色旅游?
  遵義四中到底要不要搬離原址的爭論一年前就已經開始。
  2013年8月,遵義四中剛剛進校的高一年級學生遷至遵義正在開發的新城——新蒲新區,許多憧憬著老城區里“遵義四中”這四字校門的新生,轉向20多公裡外的遵義四中分校報名。
  很快,高二高三年級的學生家長也聽說,學校必須在一年之內整體搬遷至新校區,這招致高二高三年級家長的強烈反對。經過協商,高二家長得到了高二學生留在老校完成高三學業的保證,但未來遵義四中依然面臨整體搬遷的問題。
  百年老校為什麼要搬?學生家長們得到的消息是,靠近遵義會議會址的遵義四中的地塊將被作為紅色旅游區進行開發,同時被開發的還有與四中相鄰的文化小學,但在官方的正式文件中,這樣的說法並沒有得到證實。
  教師們還得到了另一個版本的消息,遵義四中的老校區將新建遵義四中初中部。教師們認為,這是他們可以接受的底線,“因為還是辦遵義四中的教育”。
  今年4月28日,分管教育的副市長李蓮娜和教師們談話,姚靜(化名)老師記得,持續了2個多小時的對話更多是在說服教師們“以大局為重”。
  大局到底是什麼?教育好祖國的未來不是大局嗎?姚靜一直想不通。
  在10名教師代表與副市長李蓮娜的對話中,李蓮娜說,有領導認為,每次來到遵義會議會址,看完那棟樓就沒有了,領導要求遵義認真挖掘遵義的紅色資源。
  教師們把是不是要辦遵義四中初中部的問題拋給李蓮娜,李蓮娜並沒有正面回答,她表示,過去計劃辦一所遵義四中的初中部,但計劃沒有變化快,由於領導提出明確要求,必須要還原歷史的象徵,要把紅色遵義這張名片打好。
  還有一個版本的說法是遵義四中全部遷出老校區,文化小學整體遷入遵義四中,文化小學的地塊用作紅色旅游開發,對此問題,李蓮娜給教師們的解釋是,現在的文化小學這個區域,在革命期間是群眾工作中心,要還原歷史。
  遵義市市長王秉清在與教師們對話時解釋,曾經動議過把文化小學搬到四中老校區,但有人提出不同意見,文化小學進駐四中只是個動議,完全可以再研究。
  “別讓慶典變成百年記憶的祭典”
  遵義四中教師陸青(化名)向中國青年報記者介紹說,5月13日那天,不同意將學校搬出原校址的教師們請求學校校長杜方榮保住學校,杜方榮說:“你們不回去,我就只有引咎辭職了,難道讓我跪下來求你們回去?”
  情緒激動的語文教師幸亦農立馬回話:“不用你跪,我先給你跪,求你帶我們一起保衛四中。”說著,幸亦農留著淚面對校長下跪,距離幸亦農最近的幾位教師跟著幸亦農下跪,同時,校長也面對教師們下跪。
  “這就有了流傳於網上的照片。”幸亦農說,自己是個有血性的人,話一句接一句說到了那個份兒上,就有了下跪的舉動,“但我絕不是向政府下跪乞求什麼。”
  “老師們‘下跪’是為了激發校長‘站起來’,和我們一起表達訴求,保護承載著遵義人歷史記憶的老校址。”高二年級的一位班主任這樣解釋道。
  5月13日12時,在“下跪”事件發生兩個多小時後,姚靜和全校100多名教師一起坐在了王秉清對面,當面向市長表達了希望保留老校區的希望,同時指出新區建設的分校比規劃面積縮水,新校園為了趕工期許多教學生活設施質量不過關的問題。
  王秉清表示,關於老校區的問題,完全可以研究,教師們可以提方案,市政府請專業的設計單位做方案,在網上、報紙上、電視上廣泛征求意見,民主決策、合理決策,接受社會監督。
  王秉清說,下一步,將帶著工作組來四中,按照群眾路線開門搞活動,廣泛聽取校班子、中層幹部、教研室和教師、學生、家長的意見,能夠解決的問題現場解決。
  市長臨走時,幸亦農站起來喊了一句:我們保住老校區有希望,是不是這個意思?
  王秉清回答說:“對。” 
  明年,遵義四中將迎來百年校慶,“別讓慶典變成百年記憶的祭奠。”姚靜說,希望能等到峰迴路轉的那個消息。
  本報貴州遵義5月15日電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寢具店

bm04bmjj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